智链万源董宁:国企数字化转型迫切需要包括区块链技术的科技助力 |【国企做链】

10月24日,互链脉搏独家专访了智链万源 CEO董宁。智链万源当下正在推进的项目中,有一半以上均是和国有企业合作,为其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企业服务。

董宁,北京大学新一代信息技术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,智链万源(北京)数字科技有限公司CEO。曾任IBM大中华区IT经济学首席顾问,IBM中国实验室区块链业务负责人,Blockchain中国社区发起人。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智能科学系。

互链脉搏:请介绍下智联万源参与的国企区块链项目,以及您近年来观察到的国有企业区块链项目落地情况?

董宁:我们每年都和央企、国企有合作,具体形式包括项目实施、咨询、培训等等。据我了解,绝大多数央企、国企或多或少都有区块链研究和落地,甚至有一些已经跑在业务中。最早从事区块链的央企、国企主要集中在金融行业,比如保交所、证交所、四大行等等,甚至是地方的商业银行、农信社都有参与,后来范围才从金融行业推到实业中。

2016年,我还在IBM,当时我们拜访了几十家金融机构,参与过银联、PICC人保等企业的区块链落地项目。2017年我全部精力投入智链万源,智链万源为中国人寿、国药保理公司开发了供应链金融的项目,还和中国银行在新零售领域进行合作,通过中行易汇通等平台去对接当地特色农业供应链,做精准扶贫。实际上,四大行区块链项目涉及到的场景也非常多,包括支付清算、积分相关等等,也有一些金融和产业结合的。

我们注意到,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9年,陆陆续续的,除了金融机构以外,其他行业也参与进来。比如能源版块,我们今年中标了国家电网的一个项目,在国家电网正在推行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框架之下,做一些分布式区块链研究。不止电力,今年下半年我们也和中化集团签订了区块链相关合同。

此外,我们也参与了航运、物流、交通等方面的项目。比如和中远海运集团一起合作的GSBN区块链平台,对标马士基和IBM做的TradeLens。现在中远海运集团在建设智能航运平台,我们也有比较深的参与。

互链脉搏:在您看来,国有企业纷纷建设区块链项目的原因有哪些?

董宁:原因有三点,一是时机问题,二是时代背景,三是自身需要。

首先时间节点上。虽说区块链从2016、2017年开始普及得很快,并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一个顶点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区块链圈子里很多都是做比特币、交易所业务出身的人,这群人更喜欢讲“颠覆”,和主流话语体系、逻辑不太匹配。

因为我一直在做企业服务相关的事情,所以我观察到一个问题。最早的时候肯定也是有企业去给央企、国企做区块链服务,这其中包括IBM、Intel等大的公司、还有后来进入的如BAT这样的互联网公司、又或是像智链万源一样做企业服务的科技公司。但是2018年上半年之前,区块链一直很热。一方面国有企业需要考察区块链技术成熟度,另一方面也需要考察区块链企业的业务,看引入是否会带来风险。如果行业里玩币、玩交易所的比较多,那么放到央企、国企里肯定不合适。

直到2018年下半年,“币圈”的声音小了很多,这时留下来的更多是以前做企业服务或是关注技术的。而这些公司,就成了国有企业的主要交流对象,也有很多是大型企业。

对像智链万源这样一直在做企业服务的公司来说,在行业里也算相对老一点,对我们来说不完全是坏事。反而这个时间节点,为我们排除了一些噪音,降低了一些解释成本,能更好地去和国有企业交流。

第二点是时代背景,现在看整个大的经济环境,是比较偏冷的。这种情况下,各行各业,尤其是在行业里举足轻重的大型央企、国企不会是粗放式发展,而是会反过来优化自己的业务,力求降本增效,从业务、数字化上去突破。

现在几乎所有的央企、国企都在做数字化转型。数字化转型其实也是逐渐认知的过程。早期有些人不太能区分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差别,反而这两年,对数字化的认知和需求越来越强烈。通过数字化可以增强公司效率,优化行业机制,让整个产业更精细化,也能把客户服务、客户体验做得更好。这是所有行业都在做的事情。

所以在这种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,他们非常迫切需要科技能力的输入,也包括区块链。

三是央企、国企做这些事情,无论是数字化转型还是应用科技,都有很强的针对性。我看过一篇文章,题目叫“留给企业做数字化转型思考的时间不多了”。其实,很多央企中相对比较高层如董事长、总经理、CFO,这些人都有这样的想法。

最简单的例子,我们和中国移动是合作伙伴,我们正在基于中国移动的边缘计算平台Sigma搭建BAAS(区块链云服务),联合推出新的基于5G的产品。正如中国移动集团董事长所言,中国移动现在推行AICDE。今年的中国移动全球伙伴大会我们也会参加,这次大会主要展示的是以5G为首的AICDE。这种在国企中能形成本身自上而下贯彻的,说明他们本身就有转型的意识和顶层设计,非常迫切去做这件事。

互链脉搏:在您看来,国有企业做区块链项目,是否有自己独特的优势?

董宁:优势很明显。

央企、国企的体量非常大。虽然现在很多央企、国企并没有把区块链放在核心业务上,但是他们一旦找到技术的结合点,并在集团内部、在其生态甚至是在整个行业中去推的话,价值非常大。

比如我们现在将供应链金融,一般的平台体量就在十几亿、几十亿、大的可能上百亿。但是像三大运营商、三大石油公司、四大行等等这些企业,每年都可能有上万亿的资金量,这跟C端,小B端业务不是一个概念。而且国有企业涉及到的区域可能是整个国家,甚至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。所以优势显而易见。

互链脉搏:我们观察到,今年出现一些如“企票通”、“BSN”这样的区块链联盟,甚至政府也会主动开放数据给企业,以期达成合作,如娄底政府大力促成区块链产业园的建设等,您怎么看这种“联盟”的模式?

董宁:这正是我比较认可的一种模式,也是一直在希望推广的模式。

现在各地政府、央企国企在做信息化、数字化的过程中,或多或少都建设了一些平台,如政务数据管理平台,农业供应链管理平台等等。这些平台有很多职能在里面,包括公共服务、落实政策,同时还有一些监管的职能在。

一般的建设思路是把企业都叫在一起,跟企业说,我们要建设这个平台,政府出一部分钱,企业出一部分钱,然后政府可能出台一些政策,但是企业要把数据全部放上来。这个想法很好,但在建设的过程中,遇到非常多困难。一个本身分散的模式现在要强制集中起来,成本会比较高。此外无论是把业务,甚至是数据集中起来,在实际推的过程中,企业是有顾虑的,难度蛮大,各地方推的也是参差不齐,甚至有些地方推不下去了。

2016年陆续开始引入区块链等技术,其实区块链只是作为分布式技术的一种,这种分布式技术还包括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、边缘计算等,可以提供从分布式的技术采集、分布式的数据存储,分布式的数据流转和价值流转,还有分布式的数据智能等系列能力。

当时IBM实验室提出一个概念,叫“企业级数据自治和民主”,这个题目提的稍微有点大。而现在更多是通过分布式的一些新技术,去赋能企业或者解决原来集中建平台的一些问题和痛点。

为什么要建立联盟?联盟可能是多节点,不同节点会有不同的职能,每个节点背后可能是不同的公司。但至少每一个节点对数据隐私性、数据共享过程中回报都有考虑。你是一个参与者,而不是一个被动的加入者。所以在推行联盟链的时候,各地方政府、部委、央企、国企接受程度非常高。陆续大家也都形成共识了,未来这种方式会越来越多上生态链,产业链,供应链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去整合。

互链脉搏:您觉得和央企、国企合作,是否有比较独特或者说适宜的行业?智链万源看好什么场景?

董宁:现在还在行业里的一些从业公司,怎么去和央企、国企一起做数字化合作,切入点是什么?应用场景是什么?这些其实是我们最常思考的事情。央企和国企是很好的用户,但不是每个公司都适合,比如某些互联网企业缺乏企业服务的思维习惯,难以匹配。

在业务场景上,我们看到,首先国家未来会在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上有大的发力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比如食品安全,今年大家都知道猪肉涨价了,这是猪瘟给整个行业带来的影响,其实远远高出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。目前已经是国家在背后做了很多调控的努力。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给一个行业带来破坏性影响。

现在在新零售、消费升级环境下,对食品安全要求非常高,国家也非常重视。智联万源之前和某部委合作过做食品安全追溯平台,最近也在和英特尔合作,希望为冬奥会提供冬奥食品的追溯方案。从行业来看,机会也很多,国内外如沃尔玛、新希望等企业都在关注食品安全溯源。

其他还有很多此前提到一些合作,包括国家电网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方面的合作;和中远海运集团打造智能航运物流平台;和中国移动共建5G边缘计算+区块链BAAS云服务;以及中化集团的基于区块链的招投标平台等。这些都是作为我们未来延伸的场景和赛道。

我们希望把我们的业务重心放在和国计民生相关的场景中,国家和产业都会比较重视,同时企业的需求和区块链技术特性可以匹配。

互链脉搏:在和央企、国企合作中,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?

董宁:我们的经验是,在给央企、国企做企业服务时,科技公司和互联网要接地气,也要稍微放下互联网思维的身段。

给这些大型企业提供服务的时候,不是简单提供技术,有很多和业务结合的定制化服务。北京大学新一代信息技术研究院每年会承接给政府、大型企业做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,而这些顶层设计无一不是依托于行业的。这就好像去看病,不能拿个药给你说什么病都可以吃,而是要给出治疗方案,根据方案选择药品。企业服务也一样。这对科技公司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,不是只有码农、只有技术就可以,要懂行业,要根据行业去提供适合它的解决方案。这些需求可能不单单是区块链方面的,还有其他业务开发的需求,甚至要从业务梳理开始,和企业一起做。